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海纵同人】My Fair Kitty/窈窕淑喵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Teaching and Learning★

      “不对,那样发音是不标准的…你再按我刚刚说的试试。”Barnacles用一边手臂撑住头,手指揉着因为久皱而有点发僵的眉心,“你的口音还是太重了。只能先从元辅音开始,把你的母语当成一种全新的语言去学。”

      他对面那把柔软舒适的沙发椅里面,蜷缩着被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失败打击得体无完肤的小海盗猫咪。
      “嘿,把脚从那上面放下来!这种坐姿只有海盗才会使用,而你已经不是一位海盗了。”Barnacles没办法再继续将他的眉头那么皱着,所以他只好让他的语气听上去更加严肃——通过极力将音调下压而产生的,那种听起来浑厚低沉的男性嗓音。
      效果立竿见影,小猫咪像是被什么给震了一下似的,微微睁大了他那双漂亮的绿猫眼,迅速将双脚下放在了地面,膝盖并合到一起;手背向上放在双膝,背部也一下绷得挺直,侧面看了去像张线条利落的弓。
      “这就对了。”Barnacles难得露出了今天的满意微笑,他笑着注视Kwazii那双似乎会流动的绿眼睛,直到熟桃的颜色在他的猫咪新船员脸颊上开出花来。

      “谢…谢谢。”他听见Kwazii小声嘀咕道。

      “谢什么,Professor Inkling帮你付了钱的。教会你说英语现在已经被安排成我的日常事务之一了。”Barnacles为了给进一步规划教学做准备,正专注地翻阅他那部摊开在腿上的大部头书,便不经意地随口回应。
      但如果他这时能够抬起头来望一眼Kwazii,他便会看见猫咪的眼底,突然出现了那么一点点随碧绿水光闪烁摇晃着的落寞。如果他能看见,那后面发生的、那些仅仅关于他们两人的各种经历,大概也就不会那么曲折了。

      可但凡是美丽的结局,大抵都是需要曲折离奇的经过作为铺垫的。就像珍稀宝钻并不能轻易被雕琢,镜子的才华来自于化开了的银,光洁的珍珠选择沙砾作为心脏一般。诸位若是想要品尝队长与小海盗——现在是小船员了——爱情果实的甜蜜,那可少不了前头酥脆的刀片做下酒菜呀。
     
      “我们来试试这种新的练习方法。”突然响起Barnacles带点兴奋的声音,让小猫咪眼里那点落寞立刻就变成了跃跃欲试的惊喜闪光,他那对刚刚还稍耷拉着的橘黄色猫耳朵支棱一下便立了起来。“这个新法子看上去有意思极了,但我需要一些小道具…在这里等着我,小猫咪。”

      ——Barnacles,在他已经和Kwazii确认关系很久之后的某一天,突然地便回想起这处小细节来。他自认为并不是难以自持的那种人;但不可否认,在当时他的确用的是『小猫咪』这个对他来说已经十分亲昵的称谓,而不是『Kwazii』或者『船员』之类的,听上去更加正式、也更加贴合他们身份的称呼。
      曾有听见过一种说法是,『爱情会让人醉醺醺地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象一群在夜店里狂舞的人——只要把灯一打开,见到的便是满屋子鲜活真实的可爱灵魂,而不是平素里他们戴了面具的麻木模样。』是否自己其实早已酩酊大醉了,只是在那一刻才冒失地流露出来呢,Barnacles想——

      “在这里等着我,小猫咪。”
      北极熊船长说完这句话,便起身大踏步地往外走去。但这一次他确乎是看见了,他新船员蜜色的脸颊上,那两朵仿佛喝多了一般的绯红。

      Barnacles拿着那个瓷碗回来的时候Kwazii并没有注意到他。于是,我们的北极熊船长将那瓷碗不轻不重地在桌子上微微那么一顿,猫海盗就立马“唰”地一下从臂弯里抬起了他的脑袋来,…满脸还未消散的通红。

      “…回来啦,你。”Kwazii挪挪嘴唇吐出一句。

      “是啊。——嘴张开。”Barnacles一边应声一边从玻璃碗里面拣出一颗什么东西来,亮晶晶的。Kwazii定神细看,圆滚滚的一颗小玻璃珠。
      “Yeow…!?你说什么?!这东西?!!放我嘴里?!!!你疯了吗?!!!”Kwazii看清楚了他队长指间捏着的那东西之后反应正如Barnacles想象的那么剧烈,他勾起嘴角慢悠悠抬眼,注视Kwazii然后开口道,“含玻璃珠是学习标准发音的一部分。不爽不要学*。”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可从来没听说过学说话嘴里还要塞东西的…!!你不要想把我给骗了,你这个海兵——咕?!”
      趁着小猫猫叭啦叭啦发牢骚的当口,Captain Barnacles把手上那颗小玻璃球儿瞅准时机闪电般塞进他嘴里,算是把Kwazii剩下的话给堵了回去。“这一点你可以尽管放心,我的小猫咪,”Barnacles边点着玻璃球的数目边对Kwazii说(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又一次使用了“小猫咪”这个词汇,并且还在前面加上了“我的”。这下Kwazii才真正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膛正在不受控制地发烫),“这在历史上的确是一种练习谈吐的并且绝对有效的方法没错。再张嘴。”
      “还来?!”小猫咪发出了有点失望的、不满的尖叫,“一颗不够吗?!!”
      “当然不够了,年轻人。”声音里带了点老年人特有的喑哑,这口维多利亚时期老教授一般的口音是只属于Inkling教授的特殊身份证,“这种做法据说最早是来源于古希腊的一位雄辩家,名叫德摩斯梯尼。他年少时曾患有口吃,不过最终他通过口含石子练习言谈技巧,最终将他自己变成了一位水平高超的雄辩家。 ”
      既然Professor Inkling都这么说了,那…好吧。小猫咪不情不愿地再次张开了嘴,望着Barnacles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那种叫做『如果这法子没用我一定拽着你索赔』的怨念。而那位脸上快要被盯出两个洞的小纵队队长呢,就像没事人似的继续一颗接一颗往Kwazii嘴里丢玻璃珠,直到那些晶莹剔透的小东西碰到Kwazii的门齿,发出“喀”的一声轻响。
      嘿,塞满了。

      “现在,读这个句子试试。”Barnacles把那个玻璃碗放在了一边的桌上,接着拿起旁边的一张早就被写得满满当当的纸递给Kwazii。猫咪接过去,往那纸上扫了一眼。

      “Da lainin' ss hain saas mannly in da plan...”

       “停停停!!”只读了一句Barnacles就重又皱起了他的眉头,“我记得这句话的原文应当是英语才对,我们现在上的可不是欧洲语系课程。再来一遍,你必须克服那些小玻璃珠儿!就当它们不存在。”
      啧,『当它们不存在』。好一个『当它们不存在』。要是你也被塞了一嘴这玩意,那这话你怕是很难说得出来了。Kwazii嘟嘟囔囔地从嘴里发出不满的音节,并且冲Barnacles翻了个白眼。
      “我可知道你刚才可没有认真看我,”Barnacles浏览着那些摊开的语言书籍,头也不抬地对着Kwazii,“那明明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句子… ‘ 西班牙的雨大多落在平原上* ’ 。你只需对着这个句子复述一遍就行了。”

      …还是不行,这是第五遍了。北极熊队长的目光越过手里参考书的边缘看了看他对面的橘猫猫,结果只看见一头无精打采的橘卷毛和从卷毛里耷拉出来的一对猫耳朵。耳朵的主人轻轻吞咽了一下,以清除口腔里积留的唾液:含着一大捧玻璃珠,这感觉真的很难受。
      “哈哈哈,manly…队长你直接让他说macho好了,我看西班牙语更适合他。”说话的是小队摄影师Dashi,抱着一摞厚文件夹从边上走了过去。
      碰巧这时小队的科学家Shellington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手里拿了支短试管,一见到Dashi便开始有点不自然地:“嗨Dashi…真巧,在这儿碰上你!——我记得你的文件夹之前用的是透明封皮?”
      噗嗤,这科学家。总爱没话找话。Dashi无意识地抿唇微笑,对着Shellington眨了眨眼:“那些透明的Tweak说是想看看,我就用了这些不透明的旧文件夹。”
      “哦…哦,原来是这样!”大科学家摸了摸一侧的鬓角,“那…那我先走了!”
      “好,我也该回去整理这些新照片了。这次我在章鱼堡附近拍到了一个小鱼群的特殊活动,一会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会单独整理出来给你。”Dashi望着Shellington眉眼弯弯。
      “行…行的!你待会呼我就行,不麻烦你送过来。”Shellington脸颊两边已经有明显的泛红,他不敢再多停留,转身逃也似的快步离去。Dashi看着他身后飘起来的实验服的白衣角,忍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

      “再练最后一遍就休息会儿吧,Kwazii。”Barnacles看着努力想从嘴里发出清晰音节的小猫咪只有无奈地冲他笑,毕竟让自己变得优秀这件事,除了他自己,别人皆是爱莫能助…连他也只是能够提供教学方面的援助而已。
      努力的人身上会发光啊。Barnacles不知怎的突然脑海里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这时候的Kwazii,真的…
      很好看。
     
      ——就像小小的橘黄色星星那样闪着光。







*:这是一个守序邪恶模板句式。大致是,『xx(名词/动词/形容词)是xx(某事物)的一部分。不爽不要x(动词)。』

*:出自原作,一样的句子:“The rain in spain stays mainly in the plain”。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