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海纵同人】My Fair Kitty/窈窕淑喵

点❤️我❤️在❤️线❤️观❤️看❤️第❤️二❤️章❤️

★Before the Classes★

      墨一般黑暗的狂暴汪洋。

      巨大的海浪用力地拍击船头。这片海洋仿佛克苏鲁神话中的巨兽,伸出无数手脚将Kwazii脚下的这艘海盗船像孩童的玩具一般在各个浪尖抛掷。他在甲板上东摇西晃,极力平衡自己的身体。

      突然,只往周围瞥了一眼,他便怔在了原地!一个浪头恰好在这时凶猛地扑了过来,船身的剧烈颠簸让他差点没摔倒。
      使他愣怔的是甲板上的景象。他发现,自己同船的水手此刻正全部都看着他。

      无言的,静默的但却是极不怀好意的目光,一齐向他身上打过来。奇怪的是,这些人并未像他一样受到这风暴的影响,个个靠着栏杆倒像在看他的笑话!
      “你们他/妈/的看什么?!”Kwazii竭力让自己站稳,他不想让这些目光认为他在示弱。但他却惊慌地看见,那些目光中居然还带着笑——嘲笑,耻笑,蔑视的、轻视的甚至是敌视的笑!

      Kwazii忍不下去了。他只觉得大脑“轰”地冲上烫意,太阳穴一阵阵地发紧,他能感到那里的血管正在加速搏动。“操!给我滚开啊!!”他大吼,抽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腰侧的佩剑,也不管站不站得稳了,挥起长剑便向离他最近的水手猛冲过去!

      那水手冷笑,稍微侧了侧身,露出他身后的那个船沿缺口——那里没有栏杆,没有缠得紧紧的用来补缺的粗麻绳,没有固定在甲板上的木桩——什么都没有。

      那里只有一个巨大的缺口。

      而刚刚与他擦身而过的Kwazii,便因为失去了平衡而踩着湿滑的地板一路直直地朝着那缺口滑行,最终从那两根断开的栏杆中间飞了出去,像一只喝多了白兰地的海鸥,飞进了海上潮湿的空气里。他徒劳地两手在空中乱抓一气,然后倏地下坠,坠入了那片浓稠乌黑的、墨汁似的海水。

      但就在落水的那一刻,透过被水模糊的视野他看见了一道撕裂天幕的雷霆!
      那真是他这辈子看见过的最令人惊叹的雷霆!虽然仅有短暂的一瞬,但他的脑子仍沉浸在那壮丽如神迹般的颜色里久久未能回神:那是一种浅得几乎看不出感情的蓝,就像北冰洋初春将化未化的风雪。但就是这种极其淡漠的颜色,却像决意毁灭一切那样用力地割裂了这黑云翻涌的天幕,——等等!

      又是一道!!

      这次他看清了,那淡到极点的蓝却带起了万钧的力量将黑夜同破絮烂布般疯狂地撕扯,闪电耀眼的白光照亮了黑灰色的云团,似乎是整个天堂的神明一齐向他伸出了手,将要把他从正包裹着他的冰冷海水里拯救。

      那些电光一道接着一道不间断地打在海面上。Kwazii拼命地在水中挣扎,试图离他的那艘船更近一点儿。
      却不料,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船体的那一瞬,一束闪电居然朝着船劈了下来——

      那些不规则的、着了火的碎木片朝四面八方崩裂开去,像无数冒着烟的火流星朝着海面下落。

      他在水里转了个身,一抬头,迎面砸来的是一块巨大的,燃烧着的木板。



      Kwazii猛地坐起了身。

      呼哇,好一个噩梦!他也说不清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梦,或许是因为在之前那艘令人作呕的船上待了太久吧。——这是什么地方??

      他花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里是他在章鱼堡学习期间的住所。那位和蔼的教授给了他一套船员的制服,他小心地穿戴整齐,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巨大的舷窗外是孔雀绿色的海水,边缘柔软而变化多端的多边形水纹在房间的墙壁、地板和天花板上轻轻地、缓缓地晃着漂着,仿佛整个房间都浸没在温柔的海波里。Kwazii昨晚入睡前没有关上遮光板,此刻他在舷窗前席地坐下,任层层珠翠般的水玉颜色像轻纱披在他的肩头,仿佛在看一场宁静的巨幕电影。

      五彩斑斓的浅海鱼群像被风吹开的彩云倏地游远,时而散开时而又聚成一片;几只颜色鲜艳的海兔摆动着它们黄蓝斑点的荷叶边;认不出具体种类的鳐鱼扇动翅膀安静地滑游过去,在房间地毯上投下飞盘大小的影子。

      真的很美。小海盗侧耳听听外面的动静,没有人声。或许他可以一直这样坐到他们起床。

      他保持着那个姿势坐了很久,直到他灵敏的鼻子抽动了一下——一股热可可的味道,加了五枚棉花糖。猫海盗转过身,他现在的船长倚在门框边微笑着看他,白皙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勾住他那正蒸腾着白雾的马克杯杯柄。

      “Yeow!…嗨,船长!你把我吓了一跳。”Kwazii一骨碌从地上起来,“早上好啊!”顺带着打了一个长长的、年轻海盗常打的那种唿哨。

      Barnacles本来想回一句早安的,但在听见那声口哨后他微微蹙起了眉头。“你们平时都是这么打招呼的吗?”好听的低沉男声开了今天第一句腔,但很明显,小海盗能听得出声音里的不满。

      他的耳朵由原本的支棱转而为耷拉了下去。“是的,船长。我…是不是不该那么做?”他顿了一秒,随即飞快地补上一句,“我…很抱歉。”

      北极熊船长本来的确是稍有不悦的,但在看到小猫咪的反应后不知为何竟有点想笑。他看着那个乱蓬蓬的橘色脑袋,还有上面那对沮丧地耷拉着的猫耳朵,居然有那么一瞬产生了想要伸手揉揉这个脑袋的想法——手感可能会好得不得了。
      但是当然,他忍住了。真是古怪,他居然会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产生这种想法。

      看得出来,小猫是真的很想留下来学习语言技巧“自我完善”。但他肯定不能再像刚才一样——要想继续在章鱼堡呆下去,Barnacles认为他必须先改掉那些海盗的坏毛病。他扫了一眼Kwazii,看到了他右眼上的眼罩。

      “把眼罩摘掉。”Barnacles的眉头又微微皱起,“你现在是一位科考队队员了——尽管是临时的,但你也得学着与这个身份相搭配。”

      小海盗乖乖地摘下了他的黑色眼罩,阳光十足地笑着,望向他的北极熊船长。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似是什么世外仙湖一般显出极为纯净透亮的青翠颜色,眼尾一抹微微上挑,衬着两潭盈盈秋水愈发地摄人心魂——仿佛只需稍一撩拨,那双眼睛里便会泛起碧绿的涟漪。那是一双如此美丽的青年的眼睛!Barnacles不知不觉竟看得呆了,好半天才敛眉出声:

      “你...还是戴上吧。”

      吃早饭时,队伍里的两位姑娘不知为何突然变得十分不安生。随行摄影师Dashi的银餐叉本应戳在她瓷盘里散发甜香的海藻蛋糕上,却在不经意地一指Kwazii方位时,被正好坐在猫海盗身边的Barnacles抓个现行。北极熊船长状似恼怒地咳了两声,却引来机械师Tweak两声以手掩口的咯咯嘻笑,声音就像那种刚看完偶像剧、正在做白日梦的校园傻女孩。

      她们俩今天怎么了???像嗑了什么违禁品还嗑嗨了一个通宵似的,Barnacles想。也难怪,要在平时,这两位女船员可是极其敬业的——敬业到要不是Tweak紧张时会做很少女的小动作而Dashi穿的是粉色短裙的话,Captain·直男(?)·Barnacles可能真的会以为这支队伍里不存在雌性生物。

      但他没有那个闲情追究。今天,是该让Kwazii开始修习他的第一堂语言课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