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JCA同人】爪痕 Chapter.2

  

  …什么?

  Jackie Chan用几乎是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刚刚亮起来的手机屏幕。这最好可别是个玩笑,他想,因为这实在是太玄幻了…虽然他经历过的玄幻事件委实不能算少。

  『龙叔,猜猜我发现了谁?』

  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自己那不让人省心的侄女是如何一边咧嘴笑着一边敲打出这句话,但他马上就看到了气泡下面的那张照片。照片上有一个被拍得模模糊糊的身影(要么是Jade由于不知道为什么的兴奋而手抖,要么是对方移动的太快了),但Jackie却像被闪电当头劈了一道似地,直直地定在了那里:

  那就是他。

  他甚至不会怀疑自己会看错。那男人的形象已经如此深入他脑海,以至于就算画面模糊成这样,他也能一眼认出他来。他久久地凝视手机屏幕显示的图像,他知道若是那男士转过头来,他便会看见桌沿贴画里的那个人:同样的铂金色长发,同样的钞票绿西装包裹着同样的好身材,同样修长的双腿被同样配套的西装裤衬得同样地十分好看;还有那同样刻薄带点嘲讽的微笑,甚至是那双同样蓝得深渊一般不可直视的蓝眼睛(但他直视过。也没那么吓人)。

  Valmont。

  他一直在等待从某条渠道传来他消息的这一天…等等。

  Valmont头上那是什么?……这照片越来越魔幻了。那对东西像是两个白色的三角形小肿瘤——上帝,那他也太惨了吧——又或者,某种动物的耳朵。(更惨了。)

  Jackie Chan猛地打了个激灵。他想起在何时见过这熟悉的画面了,那时他那古灵精怪的小侄女因为雕像的药力变成了一只丛林野猫,而Valmont变的波斯猫由于他的体型缘故看上去就像只大白狮。但是,看看他现在…这不可能,这怎么会?

  ——难道雕像并没有完全解除他的诅咒?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Jade也早就应该被发现症状才对,可她这段时间表现得再正常不过了。

  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上礼拜在街边随手接来的动漫展宣传广告,上面印着性感的cosplay美女,穿着系有猫尾巴装饰的蕾丝短裤,手腕脚踝上绑着酒红色蕾丝花边丝带,戴着夹有小铃铛和酒红色蝴蝶结的猫耳朵发箍,对着他眨眼扭臀。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Valmont感到生活正在逼他去死。他那个恶心的怪病,那对让他看起来滑稽无比的猫耳朵居然在他外出时旁若无人地冒了出来。当他感觉到头顶靠近发旋那两块特定的区域开始产生破土感时便知道大事不好,于是用他能提到的最高速度一溜烟跑了回去。天哪,在大庭广众之下,前黑手党首领即将变成一只漂漂亮亮可可爱爱的大波斯猫。

  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吗,没有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跑回了那间小得可怜的公寓,乓地一声关上门,背靠着墙沿大口大口地喘气。伸手一捋头顶,完料,耳朵没消。

  啊——————!!!!!

  Valmont气急败坏地去抓扯那对在我们看来非常可爱但他自己却认为蠢得要死的猫耳朵,但最终除了收获一阵头皮生疼之外他什么也没得到。但他并没有太失望,——毕竟也早不是第一次了。所有他能做的,只是静默地等待这对动物耳朵慢慢地消失,就像被人狠揍一餐之后等待消肿那样。

  往往这种时刻,这种等待烦人兽耳消失的时刻,最能令他的大脑回想起往事——通常是和这对耳朵有关的往事,并且每一桩里面都被塞进了一个Jackie Chan。不管他愿不愿意。(当然,他总是不愿意。——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愿意。)

  

  

  Jackie Chan打了个喷嚏,他一直期盼能再见到的男人此刻似乎变得触手可及,但在这个关头他却犹豫了。他的大脑已经擅自帮他编出了一个关于前黑手党领袖的惨兮兮的故事,里头各种糟糕细节应有尽有,结局就是Valmont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被迫染上奇怪性癖的脱衣舞男。

  这都哪跟哪啊,他在卫生间里撑着洗手台往自己脸上浇了一把水,简直是扯淡。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