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授权翻译】Slave to Passion/激欲之奴

第一章


第二章: 复活

      看上去Roxanne真的非常喜欢和Slappy一起玩,并且她的口技其实还不错——虽然有些时候她的嘴唇还是会违背她的意愿动起来。另外,她仍然会对Slappy的那双栩栩如生的蓝眼睛和他的那个仿佛早就洞悉了一切的嘲讽的微笑感到忧虑。
      但是撇开那些不管的话,她还是玩得很开心。她爸妈让她在他们面前预演一番,但她知道这次肯定不会像上次唱歌忘词那样令她难堪了。和Slappy一起练习时,她发现她的技巧进步得特别轻松。

      “那么,Slappy,”在经过了两周的排练后Roxanne对那个木偶说,“你准备好在爸妈面前开口说话了吗?或者起码…对我说话,只不过要让他们看着?”

      “随时奉陪。”她摆弄着Slappy,假装是他在说,“反正是你在摆弄我。”

      Roxanne被她自己讲的这个笑话给逗笑了。“哦,表现好点儿吧。还有,你能不能告诉我上次那些奇怪的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头都快想破了。”

      “我怎么知道?”她模拟Slappy的声音反问。“不应当,因为我几係一个可怜滴口技小木偶。我什么时候识过字?”

      Roxanne给了镜子里的自己一个微笑。“接下来就是表演时间啦。”

      晚餐过后,她在她爸妈的目光中坐下。“你们想看我怎么和Slappy说话对吗?嗯,我把他带来了。”

      “我早就知道它会让你变得开朗的。”Roxanne的妈妈高兴地说。“还等什么呢,亲爱的?”

      Roxanne将Slappy从身后拿出来,摸索着找到了他的控制绳。“嘿,Slappy。感觉怎么样?这是你在我家人面前的首秀耶。想跟我爸妈打个招呼吗?”她拉动了小木偶的绳子。“嗨!其实我根本没有在讲话喔,因为罗茜正在替我讲。但我还蛮喜欢她的。”这段暖场让Roxanne的父母笑了起来。

      “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按照那种喜剧套路走啊,Slappy?”Roxanne继续说道,然后控制着Slappy说“喜剧套路?我以为这只是个见面会而已!我根本不晓得怎么讲笑话耶!”Roxanne换回了她自己的声音。“好吧,那我们先来猜个谜语。什么东西全身都是黑,白和红色 ?”

      “被你的血浇个透湿的印刷纸!”Slappy突然咆哮道。Roxanne睁大了眼睛。

      “你们俩刚刚有谁说那话了吗?”她看着她爸妈说,“那可不好笑。”

      “我们俩谁都没说。”她爸爸回答。“你最近在看恐怖电影吗?”
      “不可能!”Roxanne辩白道。“我还没到年龄呢。原来我曾经试着看了二十分钟的A Nightmare On Elm Street,结果那之后的一个礼拜我晚上都睡不着,因为我特别害怕自己也变成像蒂娜那样!”(虽然那部电影的分级是R-16,但她偷偷瞄了几眼,结果被蒂娜·格雷那个浑身是血的结局吓得浑身发抖。)

      “刚刚那句话肯定是你说的。”Roxanne的妈妈补了一句。

      Slappy突然又开口了。“好一群万事通!你们怎么不试试聊几个你们一无所知的话题,比如怎样当个好家长?”

      “Roxanne!”她爸爸倒吸了一口气,“这太过头了。你平时根本不会像这个样子地侮辱我们!”

      Roxanne的脸变得苍白,盯着Slappy。“我…我很抱歉。”她努力地发出这几个音节。

      “我是在为你们这一对儿傻瓜居然不是哑巴而感到抱歉!”Slappy迅速补了上去。“好好学学怎么变得聪明又漂亮吧,你们这俩丑傻逼!”可怜的Roxanne已经完全被巨大的震惊冻在了那里。他们知道她最近才看过那本《Uglies》,这下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Roxanne Martela!”她的妈妈尖叫道,“你怎么敢这样跟我们说话!”

      “我没说!”Roxanne小声辩解着,“刚才Slappy…就好像活了过来似的,拥有了他自己的思想。”
      但Roxanne明白她的这份辩词到底有多么无力。拎起Slappy,她快速地跑上楼,进了她的房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低声自言自语,看向Slappy。“我无法理解。”
      Slappy的双眼直直地看着她。他们四目相对,她几乎要从那双玻璃珠似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她知道他的眼睛其实是蓝色的,但是有时——极偶然地——她发现它们看起来就像她自己眼睛一样,是绿的。他嘲讽地微微勾起的嘴角似乎又上扬了一些,他的眼睛也似乎变得更加鲜亮了,甚至仿佛有微微的闪光。

      Roxanne费力的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又看了看Slappy。“你不会是…活的吧?”如果他是活的,为什么他要表现得那样无礼,故意给我惹出麻烦啊,她忧愁地思索着。

      “如果你是活的,那之前你怎么不跟我说啊?”Roxanne问Slappy,希望他可能会回答。Slappy可能拥有生命的想法是恐怖的,但除此之外真的找不出其他的解释了。Roxanne了解她的父母,并且她知道他们会真的以为当时是她说了那些可怕的话。

      突然,Roxanne决定查查她当时小声读出来的、那张从Slappy西装口袋里掉出来的纸片上的单词是什么意思。毕竟她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也没什么能做的了。

      答案在雅虎上。那些单词连成了一句话,意思是“吾与汝自此刻即为一体”。这个答案让Roxanne感到十分迷惑。“为什么这句话会写在你口袋里,Slappy?”她问道,却并不抱希望他会回答。“我真的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木偶会带着这些词到处跑。一个人不可能和另一个人‘合为一体’吧?”

      “这就是你的理解错误了,Roxanne。”Slappy准确地点评道,而听见他开口说话的Roxanne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你——你真的说话了!”Roxanne小声叫道。

      Slappy嗤嗤地笑了。“我当然说了。跟你爸妈开玩笑的那一段真是让我开心到爆。”

      “开心?”Roxanne惊叫,“你这是故意让我出丑啊!”

      “当然。”Slappy用一种极为自然的语气说。“你不会觉得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这么使坏吧?——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已经自愿地成为了我的奴隶。你念的那些单词,是我复活的钥匙。‘吾与汝自此刻即为一体’,这就是它的意思。”

      Roxanne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他,祈祷着整件事仅仅是一个噩梦。

作者碎碎念
      噫!好!我更啦!各位客官,留个评论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