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授权翻译】Slave to Passion/激欲之奴

SideshowJazz1作品

Goosebumps/鸡皮疙瘩系列小说同人
分级:T
原语言:英语
写于:Jan 9, 2012

第一章:口技师

★作者的话★
    可恶的脑洞们!这意味着我有大概十个坑要同时填!我复习了《灵偶》系列小说的其中两本,然后我就来这里(指Fanfiction网站——译者注)找到了一大堆Slappy中心向的同人文。我注意到一个事,即使Slappy总是告诉他的持有者们『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奴隶啦!』然后随即也开始这样称呼他们,他却从来没有真的要求他们去做过什么事?啊对,我觉得这点很奇怪。但是没人规定说任何一位灵偶持有者都必须外向又泼辣,就为了最后这点主角光环能让他们赢?Roxanne Martela就不是这样。她十四岁,有点害羞。你们将要看到的这篇故事就是有关于她的。所以请随意食用,并且记得留!评!论!哦,当然,素材属于斯坦叔,配乐属于各位艺术家,ooc属于我。

    “Roxanne! 你该去表演了!”Roxanne的妈妈说道。这个十四岁的女孩叹了一口气。她本不想去参加那个青少年才艺秀,但她的父母总是想要把她推上台前。她天生有一副好嗓子,但在人群面前它便会失灵。并且,好像这还不够似的,她的妈妈甚至给她选了一首出自电影《油脂》的插曲作为她的表演曲目,在这首曲目里她需要做些表演——尽管歌曲并不长。她最后将她的辫子系好,然后穿着一身朋克风格的装束,套上她的粉色夹克,下楼去了。

    “这是一身不错的打扮,我的眼光还是挺好的。”她妈妈说。

    “我看起来和它真的不搭。”Roxanne小声说道。她妈妈听见了。

    “不,你没有!你是扮演瑞佐的完美人选。”当她们一起出门走向汽车时,她这么说道。Roxanne的爸爸并不在家,事实上他极少有在家的时候。让她去掺和这些事的总是她妈妈。

    对Roxanne而言,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才艺秀。事实上她是被要求着唱“看着我,我是桑德拉·迪伊”,而这并不是一首适合她的歌。其实如果她能选择唱那首“给桑德拉·迪伊的告别”的话情况至少会比现在好一半,但正如往日一样,她已经是第四次站在台上唱这首歌了。

    当她们到达后台时,Roxanne已经开始感到有点舞台紧张。几位同级的女生也会参与今天的才艺秀,但这个事实并没有让她放松半分。但该来的迟早要来,Roxanne尽了最大的努力让自己上台时显得非常自信,并且大方地走到麦克风前。音乐响起…然后Roxanne便出现了第一次失误。麦克风放大了她的声音,却没能扩充她表演的张力。虽然她的这段唱词幽默而风趣,但全场观众都知道她歌唱的声音细若蚊蚋。“看着我,我是桑德拉·迪伊,”她唱道,“虽然样子脏兮兮,下半身纯洁如洗,”
    “不会去上床除非我躺在新婚房,不行,我是桑德拉·迪伊…”

    情况变糟了。当Roxanne准备开始那一小段说唱的时候,她忘词了。“我不会喝酒,或者发誓,我不会…我的头发,抽一根烟我就会病发。”

    “把你的…emm…”她的下一句歌词应该是“把你的脏爪子从我丝缎的内裤上拿开…”,但她忘了,并且在这之前她已经忘记了还有一句关于头发的台词,那应该是“我从不摆弄我头发。”

    “Roxanne,你必须得跨过这道表演的坎!”回家路上她妈妈对她说,“我当时对你那样子演绎桑德拉·迪伊——或者桑迪,管他呢——的表现感到羞耻。我本来想,我为了把你打扮成瑞佐所下的一番功夫可能会对你…至少,有所触动。”

    “我很抱歉。”这四个字就是Roxanne说出来的全部,但其实如果她足够勇敢的话,她便会争辩说,“如果你当初让我选唱那首‘给桑德拉·迪伊的告别’或者根本没给我报这个名的话,这一切都不需要发生。”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会行不通,但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Roxanne的妈妈继续说着。“我得试试其他的法子。”

    仅仅过了几天Roxanne便知道了那所谓的“其他的法子”到底为何物。星期二Roxanne放学回到家,她妈妈便高兴地迎接了她。“嗨,罗茜!今天在学校过得怎么样?——猜猜我买了什么回来?”

    Roxanne开始有点不安了。她略担心她妈妈又有了什么疯狂的点子。“买了什么,妈?”她问道。

    她妈妈拿出了一个盒子。“当当——!来呀,打开它!”

    Roxanne按她妈妈说的做了,将盒子打开并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一个木偶,脸上带着点嘲讽的微笑,用一双空洞却微微闪着光的、湖水般的眼睛望着她。他双眼的颜色是那样特别,有时像是海浮冰般的蓝,有时像是猫眼石般的绿。

    “这是个口技木偶!”她妈妈解释道。“我想它可能会增加你表演的意愿!但它其实也真的是个便宜货。”

    Roxanne仔细地看着这个木偶。他有着深色的头发,脸上的微笑让他看上去近乎骇人。他穿一身黑色正装,一枚鲜红的领结系在他领口。她试着拉动那根控制他嘴巴开合的绳子。“你刚刚说我叫啥来着?”她让它这么说,并且试着不要让自己的嘴唇有动作。

    她妈妈笑了。“棒极了,罗茜。你能用它搞点大事情。我记得那个店老板说它叫Slappy。”

    Roxanne将玩偶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有那么一瞬,她感到这件事可能会就这么改变她的生活。毕竟,口技表演的确是件有趣的事情。她仅仅需要克服她舞台恐惧的毛病就行了。
    她再次看向Slappy,觉得他的脸着实有点吓人。但是他的那双眼睛,毫无疑问,是无生气的。这让她感觉好多了。

    就在那时她发现Slappy西装外套的口袋里有一张纸露了出来。“蛤?”她惊道,将那张纸抽了出来。她皱起眉,将那张纸翻过来。
    上面没东西。
    她将纸重新翻过来,盯着那上面的文字。语言一直都不是Roxanne的强项。

    “Kar-ru...”Roxanne喃喃地读出了那些单词。“Mar-ri...o-don-na...lo-ma...mo-lo-nu...kar-ra-no。这特么是什么意思?”她笑了起来,望着Slappy。“嗯,Slappy?你知道这种语言,对吧?”Roxanne还在笑,她的十根金色发辫随着她的笑声轻颤着。

    突然地,这个女孩停止了发笑,看着Slappy,眉头皱紧。“我发誓他刚刚对我眨了一下眼。”她小声说。“怪了。”她把小木偶放在她的床上重新仔细地审视着他,这一回是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她眉头皱得更紧了。之前每一次她看着他眼睛的时候,她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知道他不可能是活的,所以并不害怕。但现在,那对眼睛里有一星微弱的闪光,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我只是想太多了。”她自言自语道。“是不是啊,Slappy?”她问那个木偶。她并没有待久,起身离开了房间。但就在她走出房间门的那一瞬,她可以发誓,她看见Slappy给她拋了一个wink。
=   =   =   =   =   =   =
作者碎碎念
    我并不打算让这个故事进展得像我以前的文一样那么慢。Slappy将会跟她讲话的。但是我想让这事循序渐进地发生,就像他在原著中做的一样。
    Roxanne念出了咒语,所以他很快就会跟她交谈的,但是我还在计划更多情节。留评论啊,Plz!Slappy希望你们这么干。并且我建议所有人都按主人sama希望的那样做。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