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海纵同人】My Fair Kitty/窈窕淑喵


♬cp吧唧
♬致敬《窈窕淑女》(《My Fair Lady》)
♬有蛮多私设
♬欧欧吸属于贝壳熊,液!
♬我坚强我伟大我给海纵打电话!!!

♬Fateful Meetings♬

   这是太平洋上又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不知名A岛仍然是一片活力十足的景象。岛上的原生生物们按照各自的生活节奏或忙碌或歇息,临近海边的沙滩上甚至有沙蟹群摆起了某种市集。不远处的水湾里泊着一艘气派的海盗船,高高扬起的船头上雕着只模样高傲的猫。沙滩上和浅水里歇着不少海盗,看来他们一时半会是不会走的——但幸好,这群海盗看起来似乎并不凶恶。

   和海盗同样享受这座岛屿的,还有一支小小的科考队。但他们来到这里可不全是为了科学考察,他们那座名为『章鱼堡』的潜艇型基地在航行时出了某种故障,只能暂时停靠在海岛周边的安全水域以便队伍的技术人员检修。

   离沙滩不远的一棵椰树下坐着一位男士,树叶的大荫刚刚好替他遮去过于明亮的阳光。表明科考队长身份的制帽随意地斜在一侧,露出一头雪白干净且极有光泽的短发,像是北极柔和的初霜。发间未被制帽盖住的那只同样雪白的熊耳随着沙滩上各种杂乱的声音微微转动,像是在追踪和分辨什么。男士以一种极为闲适的姿势倚靠树干半躺着,时不时地在手中的小本子上做些记录。

   有个年轻的猫海盗正拉着一只大木箱蹲在沙蟹们的集市旁边,橘色偏黄的猫尾轻轻地随着他的身子摇晃。他看起来似乎是想与沙蟹们做点交易,但并没有等来什么顾客。他只好百无聊赖地玩起自己右眼覆着的眼罩,把它反复地打开又关上。树下的那位男士似乎对这略有兴趣,看了那海盗几眼。

   不一会有沙蟹走到了那海盗的木箱前,似乎在看里面的东西。那年轻海盗急忙起身,用一口带着古怪口音的英语招呼客人:“请买点东西吧,客官,让我这穷海盗挣点小钱。”

   只见树下的那位科考队长一下子来了精神,一面转动他灵敏的熊耳一面快速地在本子上写下什么——

   啊哦,真不巧。年轻海盗刚送走他的顾客,转过头便远远瞥见这位队长手上的动作。他快速地起身向椰树下走来,嘴里骂骂咧咧的。

   “嘿!你他/妈的刚刚在干啥呢,伙计?!”海盗一边大步走来一边质问,“你戴着顶那样的帽子,难不成是个海兵?我告诉你,如果你刚才是在写什么不好的关于我的东西,”年轻海盗气呼呼地说,“那你最好识相点把你那该死的本子交出来!只要我他/妈的在这里大叫一声,就会有八百个海盗兄弟过来揍爆你的头!”他将双臂抄在胸前,“跟你说真的,我们的船就在那边湾里。你懂我意思吧?”

   科考队长面对这位粗鲁的年轻海盗,显得很冷静。“我不是海军。我是一支科考队的队长。”他将方才写东西的本子一扬手丢给海盗,“拿去。”

   海盗听见“科考队”三字,颇为怀疑地看了这位队长一眼。然后,他翻开了刚要来的本子。映进视野的是许多罗马音标,奇怪的一行一行的不知什么文字,用一些符号分割开来的单词,以及大段大段的注解。天哪,小海盗觉得他的头“嗡”一下炸了。

   “我看不懂,给我念一遍!”他命令道,将本子丢还给那位科考队长。

   那位队长有点好笑地瞟了一眼年轻海盗。因为高度差和逆光的问题他并不能将这海盗看得清楚,只能看到一对生气地耷拉着的猫耳和一头橘色的略有点长的杂乱卷发,右耳廓边上还有一个似乎已经形成很久了的半圆缺口。

   “好吧,那我开始念了。”科考队长重新翻开手里的小本子到刚才写字的那一页。“请买点东西吧,客官,让我这穷海盗挣点小钱。 ”他模仿年轻海盗那古怪的口音读着,“你一定在海盗船上呆了不短的时间。”合上本子,他对海盗说道。

   年轻海盗看上去有点迷惑。“你说的没错,伙计。但这有什么意义吗?”

   “看来你的语言学有了不错的进步,Captain Barnacles。”略有沙哑的声音,这来自不知何时站在他们后方的长发男士。他是一只小飞象章鱼,两片深粉色的翼耳心情颇好地支棱在头两侧。他戴一副金丝边的单片眼镜,系镜片的金链从浆得笔挺的白领圈里拖出来。

   “啊,谢谢您的夸奖,Professor Inkling。”Captain Barnacles露出了明显自豪的微笑,“这可得归功于我长足的积累。”他向Inkling晃了晃手里的那本本子。“我越来越明显地意识到,人们或许可以通过完美的伪装改变自己的身份,但有一样东西他们却很难伪造出来。”

   “哦?是什么呢?”教授颇感兴趣地问道。

   Barnacles朗声笑了。“是他们的口音,教授。”他利索地撑着树站了起来,“这是个充满机遇的时代,教授,你可以看见许多在低收入区开始他们职场生涯的人,最终居然有了个在高级职位月入过万的结局。他们自以为——当然,他们身边的普通人也都那么认为——他们已经成为了资本等级中的‘上等公民’。但是,一旦他们开口,他们那最原始的口音便会背叛光鲜的外表,昭示他们真实的出身。”

   “事实上,口音才是人们最高等的伪装。就拿这位朋友来说吧,”Barnacles突然地看向傻站一边许久的海盗,“若是单纯地用精致的服饰将他装扮一番,光从外表判断我想不会有人料到他是个海盗。然而,只要他说哪怕一个单词,他那口极富特色的口音便会立刻将他暴露。”

   海盗瞪了他一眼。“别吹得好像你姓Holmes似的,伙计。照你这么说来,岂不是世界上没有你不能识破的伪装,就因为他们改不了什么该死的‘口音’?”

   “我可没这么说过,”Barnacles仍然带着笑看着那个海盗,不过这次有点居高临下的意味了——直到Barnacles站起身子之后小海盗才发现,他们之间的高差将近有半个头。“我只是说‘很难’,但这不意味着伪造口音没有可能。事实上,如果我可以成功地教你改变口音,就算你穿着现在这套衣服,其他人也会以为你是个落难的王子。”

   “如果你真能把他变成那样,这就是个可以记入历史的创举了,队长。”Professor Inkling推了推镜片说。

   Barnacles将本子收进了口袋里。“看看我们的这位海盗朋友吧。如果他继续顶着这么一口古怪的口音,他将有可能就这么在海盗船上颠沛流离地度过他的一生。但如果受到了好的语言教育,他甚至有可能假扮成我们队伍里的一员,和我们一起参加几个月后的回国述职。”

   海盗明显听傻了。“你你你最后说的啥?和你们一起回国述职?!那听上去有点酷啊伙计!!”

   就在此时,Barnacles的章鱼罗盘响了。他接起来,对面是Tweak的脸:“队长,章鱼堡开饭啦!你还在外面吗?”

   “是的,Tweak。Professor Inkling和我在一起,我们这会儿正准备回去。”Barnacles回答。“我们该走了,教授。”挂掉电话,他转向Inkling,“他们开饭了。”

   小海盗还在原地发着呆,目送两人越走越远。“和你们一起回国,参加述职...!天哪,要是真能那样,我就再也不用待在这条该死的船上了。去他妈的!”他突然用力地踢起一股沙,“明天我就去找你,Captain Barnacles。给小爷我等好喽!等我学好了怎么说一口‘标准英语’...我就会变成个体面又风光的有钱海盗,还捎带着一艘我自己的船。那时爷爷如果能看到,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的。”他自言自语着突然开心地笑了,转身哼着小曲一晃一晃地往海盗船的方向离去。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