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JCA同人】爪痕 Chapter.1

【高亮!】CP成瓦

私设如山吧大概...

警报,下一章由于高考可能会在 明年六月份 放出【被打


Valmont走进浴室,随手解下腰间的白色浴巾搭在门把手上。   

在拧开水闸的包漆把手之前,他凝住神细听了一会。   

安静极了——好像这会儿世界上就剩他一个了似的。或许是由于不习惯平时嘈杂的公寓此刻的安静,Valmont伸手扭开了水闸。  

 没有想象中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地奔涌而下的盛大水流,他知道。长着灰白色水垢的斑驳水管像患哮喘的老头一样咳嗽几声,接着一阵像是拉风箱的呼哧声过后,断断续续的水线从花洒里被极不情愿地挤了出来。   

“...。”   

虽然已经料到会是这种结果,Valmont还是在心里用他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语言将该死的生活骂了个对穿。即使是在这样一个全公寓楼的失业青年都跑去人才招聘市场的早晨,这里的供水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劲。他烦闷地摘下那枚金质的发圈,让接近月白色的浅金长发披散开来,然后走进从花洒边缘挂落的水帘里。  

 ——我现在的样子真糟糕。  

 曾经坐拥百万资财的黑手前任领袖浑身湿淋淋地站在连镜子都没有的浴室里如是想着。     



你或许也曾有过那种感觉。   

一件明知道早已了结的事情,却仍莫名扰得人颇不安宁。   

对于Jackie而言,黑手帮的案子就是这样一件事。  

 距离小卡猫事件过去已经有相当一段时日了。但,丝毫无来由地,Jackie的眼前总是时不时地闪过那个身影——那天在足数丈高的狭长海崖墙上行步恣意如履平地的,那位正装绅士的身影。  

 如果我们现在走进十三区,就能看见一位穿着深蓝毛衣卡其裤子的警员正撑着半边脸坐在办公桌后面,对着没动过的早餐显出满脸的“你一看就可以知道我正在想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但是又想不出头绪所以我现在很烦”的表情。  

 哦是的,Jackie现在想的正是有关那位黑手前任领袖的事。    

 其实Black已经千百次地告诉过他,Valmont早已破产了。以他现在的状况,绝无可能重建那大得惊人的地下网络。但Jackie仍然感到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呢?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   

“又在想他的事?”Captain Black端着早餐咖啡过来了,“看上去你在他身上花费的时间比花在女朋友身上的时间还多。”在空闲的日子Black竟也难得的有了幽默感,他凑近身子扫了眼Jackie面前的办公桌。在靠近边缘的某处贴有一张色调暗沉的彩照,照片上男人一头温润的铂金长发在暗色背景的衬托下格外抢眼。   

“你知道我没有女友的,警长。”Jackie无奈地笑了一下,“照片是当初办案的时候贴上去的,你应该还有印象。”  

Black看了Jackie一眼。“你这么一说我的确有印象...但既然现在案子已经完结,就不用把这些小东西留着了吧。” 说着便作势要撕那张照片。   

“别...。”Jackie看到Black的动作,急忙起身阻止。   

“我留着它有用的...!”    

在Black复杂目光的注视下,Jackie觉得自己的解释每个字都充满了心虚。      

 


Valmont蜷缩在沙发里,除了系在腰间的白浴巾之外什么都没穿。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侧躺着,全身不住颤抖,散乱的白色长发一绺一绺地搭在沙发扶手上。   

一阵低沉的咕噜声从男人的喉头轻轻传出。微停了一会后,男人侧过头,咳出了一个小小的白色毛球。  

 望着刚咳出来的毛球在地上滚动出一段距离后停下,Valmont突然有种说不出来但却很差劲的感觉。他回想起了那尊该死的塑像,那个讨厌的小女孩,还有——   

她的那个叔叔。  

“Jackie。”   

这对于Valmont来说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在过去那些十三区和黑手帮交锋的故事中Valmont的角色总是那个倒霉的地下组织头目,而Jackie,自然就成了那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保护社会治安的英雄。   

当然,Valmont现在这个落魄的模样也是拜他所赐。   



——柔软的猫耳开始生长了,Valmont可以感觉到小小的肉团蹭着自己的发根舒展。不知道那个讨厌的小姑娘有没有这种后遗症,他想。看起来现在的他已经把他当年说过的那句【变成高贵的猫科动物的感觉真是不错】彻底忘记了。   

是的。从那次事件以后,这种不定时发作的古怪症状就缠住了Valmont。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种后遗症发作时唯一的好处就是能让他轻巧地摸进超市仓库拎几箱牛奶回家。   

都是Jackie Chan的错!Valmont生气地如是想着。   



他头上那对已经成型的白色猫耳不经意地抖动了一下。

评论(2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