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咕咕就活熊取胆

Goosebumps2.

2018.10.12.

【海纵同人】My Fair Kitty/窈窕淑喵

【插叙:两位女船员的场合】

  啊,今天过得不错。

  Tweak往后一仰、四肢摊开倒在自己软乎乎的小床上,攥着那只游戏遥控的手慢慢松开,她感到有点儿累了。但她还不能睡觉——

  不行,真的好困。女船员长长的兔耳朵也累得趴在头两边,她起身去洗漱间捞了一把水浇在自己脸上。

  Dashi怎么还不来啊?????她明明答应我会来的,Tweak感觉她要等到花儿都谢了。这个速度,慢到我都说了几亿遍拔呀拔呀拔萝卜。

  就在Tweak等到行将入睡的时候,她房间的门突然开了一道小缝,从那里透出一道微微的、来自走廊灯散发出的,柔和的暖黄色光。

  是Dashi!

  Tweak从床上一个打挺蹦了起来,欢快地蹦跳着去门口迎接同样是一脸兴奋的Dashi。

  “你可让我等死了!!!今天带了什么好东西来啊?”兴奋的兔耳朵女机械师现在已经是睡意全无,她搂着女摄影师的脖子把她带到自己床边,“怎么样,今天你觉得他们俩有进展了吗?”

  “唉,别提。我感觉他们俩还是老样子,温水煮青蛙似的。”Dashi无奈地笑笑一耸肩,“看他们表现得,只怕还越煮越舒服啦。”

  “那怎么办啊!?”Tweak听了这话失望地小声叫起来,唰一下便坐起了身子,“这些天来我一直觉得,Kwazii就是那个我们都在等的、Captain Barnacles的最佳心灵港湾…!再说了,我们的队长也到了那个年龄吧?”说到这儿机械师的脸上开始有点微妙的笑容浮现,“我觉得他姐姐也在担心这个事。只是她不知道我们这里已经有了个最佳人选!绝对不能让Kwazii只在我们这儿‘学语言’。”

  “…但是说实在的,Tweak,”Dashi把那些方才她一直抱着的又厚又沉的东西一股脑儿摊开在Tweak的床上,借着房间里的暖色壁灯能看出来那些东西和早上Dashi抱着的文件夹是同一批货色,只是数量比早上少了很多,“Kwazii来这儿也有一段时间了,然而我们并未在他和Captain的关系里起到什么推手作用啊…。”

  Tweak把那些文件夹逐个儿翻开,苦恼、并且像个无头苍蝇似的漫卷翻阅着,里面夹着的文件大多数标题都与“如何做一个专业的恋爱推手”有关,其中有几份厚度特别可观的还被别上了显眼的粉色回形针。剩下的则是一些或模糊或清晰的照片,可以隐约辨认出照片里的主要人物基本上都是那位北极熊船长和他的语言学徒。她感到自己的大脑正在慢慢地变成一坨巨硕无比的糨糊,它不再拥有脑沟,不再拥有组织,甚至连它的形状也不再像个核桃。女机械师有用不完的力气和十分激昂的精神,但显然长时间地思考并不是她的强项。她发出一声近似于哀嚎的长叹,重又精疲力尽地砸回床里。

  “但我真的好想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沉默了一小会Tweak终于还是轻轻地开了口,“他们怎么可能对对方没有意思呢,我是说---”

  “他们互相偷瞄对方的眼神。”Dashi的声音听起来也带了点疲惫,但却意外地温柔且坚决,“我不确定当我偷瞟Shellington的时候用的是不是那种,但最好别是,傻里傻气的。…但是傻得可爱,当他也用那种眼神看我的时候。”

  顶着一头乱蓬蓬棕色卷发、大半夜不睡觉来和闺蜜开腐向睡衣趴的女摄影师,说到这里脸颊上忽然就浮起了一层雾蒙蒙的红晕。

  “对…我偷偷观察Captain和Kwazii互瞄对方的时候,他们眼睛里的那种神情,和Shellington用来偷看我的那种是一点没差的。”Dashi用了极为肯定的语气作结。

  事实上她们分析得没错。

  Dashi所说的那种眼神,只有在恋侣双方互相不知情地相爱时,才能在他们的眼睛里看到。那眼神里蕴藏了双眼主人对他挚爱几乎溢出来的喜欢,甜蜜黏稠得就像早秋第一匙被酿成功的枫糖浆,阳光一照就不可抑制地开始欢呼雀跃着流光溢彩。流动着的、透明纯净且散发着满含爱意的香气的,甜蜜的枫糖浆,虽然无法开口讲话,但是它的那份甜蜜滋味早已透过味蕾传到了每一个有幸品尝过它的人心里。

  

  那么,距离让这匙枫糖浆被最该品尝它的那个人吃到嘴里的那一刻,还有多久呢?

【JCA同人】爪痕 Chapter.2

  

  …什么?

  Jackie Chan用几乎是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刚刚亮起来的手机屏幕。这最好可别是个玩笑,他想,因为这实在是太玄幻了…虽然他经历过的玄幻事件委实不能算少。

  『龙叔,猜猜我发现了谁?』

  他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自己那不让人省心的侄女是如何一边咧嘴笑着一边敲打出这句话,但他马上就看到了气泡下面的那张照片。照片上有一个被拍得模模糊糊的身影(要么是Jade由于不知道为什么的兴奋而手抖,要么是对方移动的太快了),但Jackie却像被闪电当头劈了一道似地,直直地定在了那里:

  那就是他。

  他甚至不会怀疑自己会看错。那男人的形象已经如此深入他脑海,以至于就算画面模糊成这样,他也能一眼认出他来。他久久地凝视手机屏幕显示的图像,他知道若是那男士转过头来,他便会看见桌沿贴画里的那个人:同样的铂金色长发,同样的钞票绿西装包裹着同样的好身材,同样修长的双腿被同样配套的西装裤衬得同样地十分好看;还有那同样刻薄带点嘲讽的微笑,甚至是那双同样蓝得深渊一般不可直视的蓝眼睛(但他直视过。也没那么吓人)。

  Valmont。

  他一直在等待从某条渠道传来他消息的这一天…等等。

  Valmont头上那是什么?……这照片越来越魔幻了。那对东西像是两个白色的三角形小肿瘤——上帝,那他也太惨了吧——又或者,某种动物的耳朵。(更惨了。)

  Jackie Chan猛地打了个激灵。他想起在何时见过这熟悉的画面了,那时他那古灵精怪的小侄女因为雕像的药力变成了一只丛林野猫,而Valmont变的波斯猫由于他的体型缘故看上去就像只大白狮。但是,看看他现在…这不可能,这怎么会?

  ——难道雕像并没有完全解除他的诅咒?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Jade也早就应该被发现症状才对,可她这段时间表现得再正常不过了。

  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上礼拜在街边随手接来的动漫展宣传广告,上面印着性感的cosplay美女,穿着系有猫尾巴装饰的蕾丝短裤,手腕脚踝上绑着酒红色蕾丝花边丝带,戴着夹有小铃铛和酒红色蝴蝶结的猫耳朵发箍,对着他眨眼扭臀。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Valmont感到生活正在逼他去死。他那个恶心的怪病,那对让他看起来滑稽无比的猫耳朵居然在他外出时旁若无人地冒了出来。当他感觉到头顶靠近发旋那两块特定的区域开始产生破土感时便知道大事不好,于是用他能提到的最高速度一溜烟跑了回去。天哪,在大庭广众之下,前黑手党首领即将变成一只漂漂亮亮可可爱爱的大波斯猫。

  还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吗,没有了。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跑回了那间小得可怜的公寓,乓地一声关上门,背靠着墙沿大口大口地喘气。伸手一捋头顶,完料,耳朵没消。

  啊——————!!!!!

  Valmont气急败坏地去抓扯那对在我们看来非常可爱但他自己却认为蠢得要死的猫耳朵,但最终除了收获一阵头皮生疼之外他什么也没得到。但他并没有太失望,——毕竟也早不是第一次了。所有他能做的,只是静默地等待这对动物耳朵慢慢地消失,就像被人狠揍一餐之后等待消肿那样。

  往往这种时刻,这种等待烦人兽耳消失的时刻,最能令他的大脑回想起往事——通常是和这对耳朵有关的往事,并且每一桩里面都被塞进了一个Jackie Chan。不管他愿不愿意。(当然,他总是不愿意。——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愿意。)

  

  

  Jackie Chan打了个喷嚏,他一直期盼能再见到的男人此刻似乎变得触手可及,但在这个关头他却犹豫了。他的大脑已经擅自帮他编出了一个关于前黑手党领袖的惨兮兮的故事,里头各种糟糕细节应有尽有,结局就是Valmont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被迫染上奇怪性癖的脱衣舞男。

  这都哪跟哪啊,他在卫生间里撑着洗手台往自己脸上浇了一把水,简直是扯淡。

【海纵同人】My Fair Kitty/窈窕淑喵

番外篇   Barnacles:醒悟


       那时Captain Barnacles的第一反应,其实是抓起章鱼罗盘,打电话让皮医生过来一趟看看。但他马上就把它放了回去,这小子似乎还并不怎么熟悉章鱼堡的内部构造,虽然他刚来的头两天植物鱼们带着他四处转了转,但他并不相信这只生性顽皮的橘猫咪会规规矩矩老老实实地“参观”。正好这次带他去一趟医务室,之后他再出什么状况、而他又不在身边的话就可以自己去找皮医生了。Barnacles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起身示意Kwazii跟上他的步子。

  可是当他刚刚踏进走廊,他的思维却突然开始像爆炸了一般疯狂地分析起那些他刚刚下意识动作里包含的过量的讯息:为什么,为什么刚才他的第一反应会是打电话让皮医生,过来?他素来是最最不愿劳烦别人的,尽管能干的植物鱼们完全可以把它和碗碟一并清洗干净,他也依然坚持要自己洗掉他那只咖啡杯。然而就在刚才,他却为了这个新手队员的突发状况,下意识地抓过罗盘,想要让皮医生提着医药箱,到,这,里,来。

  

  可这是为什么??

  

  Barnacles有着思维无比敏锐的大脑,但是现在就连这个大脑,竟也不敢擅自给出什么答案。曾经有一位和他同国籍的名侦探说过,有一样东西就像齿轮组里面卡进的异物、精密仪器镜片下吹来的沙砾一般,是最最能够对一个运行良好的头脑造成干扰的东西——它会打搅你的思绪、扰动你的心神,甚至让你不由自主地做出与你行事风格完全不符的行为来,而那东西的名字,

  

  ——叫做爱情!!!

  

  凡事都得优先考虑那一位、想为那个人无条件付出,想要看见他平安喜乐,想要将世间所有的美好一并奉送给他的、控人心智的恶魔般的情感……!

  天杀的,啊,真该死,真是活见鬼了!!我们伟大的北极熊船长的脑子禁不住思维爆炸的胁迫,一阵支支吾吾后终于不情不愿地被迫给出了答案:

  Captain Barnacles,您可能恋爱了——!!

  您可能是爱上了您所招收的这位语言学生(而他不久前还他妈的是个海盗),Kwazii!!!

  

  走在后面的Kwazii发现他队长的步履微微迟滞了一下。他还以为Barnacles要转过身来骂他,吓得一脑袋橘毛都忽地炸蓬了。所幸北极熊队长并没有转过身而是继续往前走了去,不然他看见被吓炸毛的橘猫猫还不得被可爱死

  

  我不相信。这不可能,Barnacles竭力地反驳他的脑子,你再好好想想,他一个粗鄙至极的海盗,我也会喜欢???Kwazii和他初次见面的情形仍然深深地烙印在他脑海,他甚至能清楚地回忆起当时那条猫尾巴是往哪里摆的这些细节。

  ——可是如果您丝毫对他没有在意的话,怎么还能如此清楚地回忆起当时那条猫尾巴是往哪里摆的这些细节呢…,他的大脑一边擦着冷汗一边反问他。

  

  …啊。那么,好吧。

  此刻在Captain Barnacles的内心里掀起了一场风暴,可是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跟在他后面的Kwazii都不知道,他看不见他队长此刻脸上的表情。

  

  ——其实也还是面无表情。Captain是一个自制力极强的人,他的喜怒哀乐并不会轻易地表现在脸上。反观Kwazii,根本不需探问便可轻易知晓他的内心,他的心情就像白纸黑字地写明了似的直观。

  但正是Kwazii这个『表意直观』的特点,在过去的数周里给Barnacles带来了一些同样是『他本人难以觉察出来的』、小小的情绪波动。当他在每次练习结束之后点出Kwazii的不足之处时,那对一下子便泄气似的蔫耷下去的、橘色的猫耳朵,总让他动了些“我是不是语气太重了”的恻隐。那只小猫咪不知何时起,竟然成为了他心头一个几乎可被称为是甜蜜的负担。

  

  

  再往前拐个弯就是医务室了。晚些时候最好还是跟皮索谈谈这事,Barnacles想。

  这时的他,十分庆幸在他的船上能有这么一位同时精通于解决生理和心理问题的好医生。为什么,我的乖乖,这真是帮了他大忙了。

  

  

  

  

是想做挂件的主人sama
我是个一旦出事就会使劲逃避责任的混蛋,随便做点什么杂事以求自我开导

今天上演的是Bendy in 舔狗故事

casting:
Bendy the ink demon as Bendy
                萨米劳伦斯 as 人工智能舔狗

…别打我,我真的是粉

我真的,为什么,为什么是死循环。
我真的,这个故事真的会完结吗?
这样一来这个故事的确不会完结了没错,但是还有那么多谜题没有解开的感觉…
啊  空虚  等待是抓心的但也是快乐的
现在一结束就感觉心里空空的…
好想念大家啊。两年前从第一章起就开始追随着这部巨作的,不管是游戏里还是游戏外的人们。

看到萨米出来真的我心都爆掉了……他好帅啊(啥)我这个厨真的只剩下尖叫的分儿了。摘下面具之后他那个反应,,就真的很饭桶(phantom)……我都怕他下一秒就要张嘴“Damn u,curse u…”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为啥我好像没在Will的视频里看到Sammy最后怎么样了orz大家都写了信报平安,好像真的全都被设置免费(你妈的)了一样…可是sammy呢…??他人呢???

好烦,希望最后温顺野兽工作室能给大家伙儿一个亮亮堂堂的解释…

被黑巧克力饼干的悲剧死循环饼生loop搞得很烦躁不想再听见死循环这回事,结果…。